@此木不是柴

日常爬墙

【文野乙女】论他最撩人的样子

宰/芥/中/陀
*ooc预警
*初次发文小学生渣文笔警告
*撞梗我的锅
*占tag致歉
.
.
.
.
.
太宰的场合/

“哒宰!”
  你推开房门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得愣了愣神。
  青年的身体纤细修长没有一丝赘肉,肌肉线条被层层缠绕的绷带遮盖住部分,露出半截不甚清晰的肤色,褐粽色的头发似乎刚刚经过打理,乖顺地垂下挡住了一只眸子。
  手上还看得出方才的动作,口中叼着一截未缠完的绷带,听到你的声音停下了动作抬起头:
    “小姐?”
  你稍显窘迫的神情被他看在眼里,嘴角勾出一丝笑容,好看的眼睛半咪成了月牙:
  “还没看够吗?如果想要的话,晚上也可以继续哦♥”
【不了不了...(突然感觉鼻腔内似乎涌出了什么?用手一摸...)等会哒宰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芥川的场合/

  该说是出乎意料还是意料之中?
  芥川睡觉时很安静,平静得只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略显苍白的病弱脸庞少了一份清醒时的戾气,五官显得越发清秀起来。
  有几绺发丝不安分地蹭过脸颊,引得他微微皱了皱眉,你伸手轻轻将其拨至一旁,他也只是偏了下头,没有醒来。
  你知他睡眠其实是极浅的,童年常活在噩梦之中,闭上了眼再睁开也许就会看见身边昔日的同伴变成不会说话的骸骨。那种感觉..想必谁也不会放心地睡上一觉吧...
  只有在你身边。
  也唯有当你在身边时他才会如此毫无防备的陷入睡眠中不用顾虑任何。
  想到这儿心就好像疼到无法呼吸,你抬手抚过芥川的脸,从额头,到鼻尖,到双唇。可能是恍惚间动作大了些,芥川的睫毛轻颤了两下,睁开了眼。
  深不见底的幽黑瞳孔看见你的瞬间化开了浓稠,像石子击进水潭漾开层层涟漪,带上了几分感情色彩。
  “睡不着?”他开口问道。
   你摇了摇头。
   原本就揽着你的手更紧了紧,将你往他怀里靠近,下巴抵上你的额头。你听见他淡淡的嗓音在你头顶响起:
   “睡吧,在下定会护好你的周全”
【生活本身比地狱更像地狱,但只要你在,我就甘之如饴】

中也的场合/

  港黑出了个叛徒。
  听周围人的谈论声似乎还是个有些重要性的内部人员。
  也许人类为了自己的利益铤而走险无可厚非,但很可惜。横滨的港口黑手党可不是个懂得理解他人的圣母组织。
  我亲眼看着那个可怜的男人被束缚住砸向了地面,被迫张大的嘴死死地咬住了铺路石动弹不得还不愿放弃挣扎试图脱困的样子。
  我看见崭新锃亮的黑色皮鞋挨上那男人的脑袋。
  我听见骨骼碎裂的清脆响声和被遏制在嗓子里的低沉惨叫。
  我看见殷红的鲜血四溅。
  我听见三声响亮的枪声。
  男人的眼睛似乎不甘心般的久久不愿合拢,布满血丝的瞳仁充满了怨恨与痛楚。
  “呵,愚蠢”还是中也熟悉的嗓音,带着熟悉的嘲讽与不屑。
   他扭头,看见你的那刻却凝固了表情。
   “媳妇儿你怎么在这?!”声音一瞬间有了些慌乱,他大踏步地来到你身边,澄澈的蓝色眸子带上了担忧与慌张。
    “我没那么脆弱。”对着中也露出了个安慰的笑容。也是。待在港黑早已熟悉了这些的你早就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小姑娘了,他当然也清楚这些。你看着他的神情突然有些好笑。但更多的,是感动。
【这个世界的污浊与悲伤我来承受就好,她值得所有这个世上最好的。】

费佳的场合/

  大提琴低沉而悠扬的琴声传来。
  你巡着音乐而去,看到的场景令你一时有些恍惚。
  一袭干净的白衣,浅棕色的皮靴。黑紫色的发丝随着动作在空中飞舞,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轻颤。衬着白皙的脸上五官愈发精致。骨节分明的食指在琴弦上跃动。不自觉中流露出的优雅的气质不输于任何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有光芒透过天窗照耀在他的身上。像极了前往地狱进行救赎的天使。
  悦耳的曲声回荡过你的耳边,击打在你的心上。
  真是一点都不像个冷漠残忍的死屋之鼠首领呢。你这么想着。
  曲罢。
  他睁开了眼,紫水晶般的眼眸带着一丝笑容望着你:
  “呵呵,看呆了?”温柔的声音有了调笑的意味。引得你微微红了红脸。
  看到你的神情嘴角的笑又深了几分,招了招手示意你过去。
  乖乖地走到陀思身前,
  “费佳?”
   他将琴弓送入你手中,站到你的身后,把你虚抱在他怀中。修长的手指搭上了你的手。
   “试试?”你抬头看见了他的笑容。
【麻麻我看见了天使。】

不知道为什么到后面越写越长了...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哒宰【跑】
芥芥那句“生活本身比地狱更像地狱”非原创,是芥芥自己写的。
然后...再次占tag致歉.

评论(10)

热度(142)